51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51彩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6 08:25:4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国警察暴力执法致黑人弗洛伊德死亡一事持续引发关注,抗议和骚乱活动进入第11天,民众怒火蔓延至全美140个城市,多地启动国民警卫队应对骚乱。据《华盛顿邮报》报道,当地时间6月3日,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发表公开演讲,呼吁年轻有色人种保持希望,并敦促警务系统进行改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报告说,美国亿万富翁的总财富目前为3.5万亿美元,较疫情开始时的低点上升了19%。而仅电商巨头亚马逊创始人杰夫·贝索斯一人的身价,就比3月18日时高出362亿美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特朗普加剧分裂、拜登拉拢摇摆选民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NN援引美国政策研究所(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)4日发布的一份报告称,自3月18日以来,美国亿万富翁的财富增加了5650亿美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美国发生骚乱后,特朗普与其最大的总统竞争对手拜登的应对举措完全不同。特朗普威胁民众还声称派往军队,拜登深入选民之中,主动倾听他们的意见。这两种做法会产生何种效果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卫东:美国总统离任后基本不再干预政治,也不再插手这些事情。但特朗普上任以来,奥巴马多次对其进行指责。究其原因,无非是特朗普本人引发了十分剧烈的社会矛盾,奥巴马已经“忍无可忍”。另一方面,奥巴马这种行为其实是在给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“拉票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路透社称,与此同时,这也将使自3月美国各州开始关闭非必要企业以控制疫情以来的失业人数达到2940万人;这一数字是2007年至2009年金融危机时期失业人数的3倍多,而美国当时花了6年时间才恢复如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美国发生骚乱后,特朗普又开始围绕着骚乱不断表态,一会儿说“抢劫开始时,射击也就开始了”,一会儿又说“保卫白宫的警察非常酷”,这些言论都在转移问题的焦点。真正的核心是如何应对“种族歧视”,特朗普却将焦点转移到如何防暴维稳的问题上,联邦政府也没有表现出一个政府该有的姿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记者连线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刘卫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卫东:所谓历史因素,归根结底是“种族歧视”的问题,这也是美国尤为敏感的问题。从历史角度来看,美国建国以来,只发生过一次内战,虽持续时间不长,但影响深远。然而,这次内战的起因就是种族问题。